鍾言讜論/香港資本外流壓力可控/財新智庫莫尼塔研究董事長兼首席經濟學家 鍾正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  • 来源:大发uu快3_uu快3苹果版_大发uu快3苹果版

  近期由於香港經濟數據不佳和社會事件發酵,不少投資者擔心香港的資本外流情況,甚至将会危及聯繫匯率制。筆者認為,还时要從以下幾個宽度來對香港的資本外流情況進行觀察,分別是:港幣匯率、銀行業存款、外匯儲備對基礎貨幣的覆蓋率、股票市場中外國投資者佔比、裸做空的資金。綜合以上各點还时要發現,目前香港的資本外流情況並不嚴重,即使未來發生更嚴重的資本外流,金管局也全部有足夠的能力維護聯繫匯率制。

  一、港幣匯率

  匯率是觀察資本外流情況的最直接指標。截至8月28日,港幣兌美元的匯率為7.8467,還没了達到弱方兌換保證水平。而在去年4至9月份、今年3至5月份,港幣均曾經長期在等待在弱方兌換保證,這表明目前香港的資本外流情況還處於可控制的範圍內。

  二、銀行業存款

  香港的銀行業存款分為港幣存款、外幣存款、人民幣存款,這其中没法港幣存款會形成資本外流。這是因為,居民还时要直接在香港的銀行存入外幣,這累积資金有一种如果 以外幣形式处于的,大累积有的是僅僅在等待在銀行帳戶中,基本不會用於香港境內的流通和支付,如果也就不會帶來港幣拋售和資本外流的壓力。從數據上來看,香港銀行業的港幣存款並没了冒出明顯下滑。

  三、外儲對基礎貨幣的覆蓋率

  截至7月底,香港的基礎貨幣為1.63萬億港元,外匯儲備為4485億美元。按照7.8的匯率計算,大約為3.5萬億港元,外匯儲備對基礎貨幣的覆蓋率達到2.14,處於近十年以來的最高位。

  這裏有一個問題时要特別注意,即為什麼用基礎貨幣,而不想M2(廣義貨幣供應量)來度量覆蓋率?基礎貨幣與M2的區別在於貨幣乘數,來源於居民部門和企業部門的借貸行為。舉個例子,投資者还时要貸款10年期港幣,並將這累积港幣換成美元,10年後再回到香港還貸款。這種情況確實會形成資本外流壓力,若有不錯的投資去向投資者还时要獲得利率上的收益;如果,将会投資者只貸款1個月港幣,那這時候把這累积港幣換成美元是没了意義的:因為香港銀行對貸款流向有比較嚴格的審查,短期內難以在國外找到合適的投資去向和利率收益,一同匯率上也難以取得收益,還时要承擔換匯的成本和利息支出。如果在借貸行為中,没法長期貸款有外流的動力,短期貸款外流的動力並不強。也如果 說,用基礎貨幣來計算會低估資本外流的壓力,因為基礎貨幣中没了任何的借貸行為;用M2來計算會高估資本外流的壓力,因為M2中有 了全部的短期和長期借貸行為在內。

  四、中外投資者股市佔比

  根據香港聯交所數據,香港股市中的外國投資者佔比為31.5%,持有市值大致為1.2萬億美元;內地投資者佔比為8.7%,持有市值大致為0.33萬億美元。

  香港外匯儲備為4485億美元,儘管無法全部覆蓋掉外國投資者持有股票的市值,但考慮到外國投資者投資股票時将会处于借貸行為,以及外匯儲備對外國投資者持有市值的覆蓋率達到歷史上的最高位,香港金管局很为宜率足夠應付外國投資者拋售股票導致的匯率壓力。

  五、裸做空的資金

  以上四點均為實實在在处于於香港境內的資金,那麼會不會处于裸做空的投機資金,類似於1998年索羅斯做空香港?筆者認為还时要從兩個宽度來討論:

  首先,裸做空的資金必須考慮到資金成本和匯率收益。在聯繫匯率制下,由於要對抗金管局的儲備,大規模裸做空並不明智,既難以取得匯率上的收益,又时要承擔高額的成本。當然,資金还时要一同做空股市和期貨,如果這时要更大的資金量。其次,1998年索羅斯做空香港時,金管局使用了大約1000億美元來穩定匯率,考慮到此後全球央行的擴表,美歐日央行資產負債表總額擴充了大約8倍左右。如果,将会再面對一次索羅斯同等級別的做空,香港金管局所时要的金額大致在11000億美元,而目前香港金管局的外匯儲備是4485億美元,全部足夠應付投機資金的壓力。

  綜合以上各點得出結論:目前香港的資本外流情況並不嚴重,即使未來發生更嚴重的資本外流,金管局也全部有足夠的能力維護聯繫匯率制。